天津文明网
文明要闻 区县传真 重要论述 讲文明树新风 文明创建
公告公示 媒体关注 志愿服务 未成年人
 
  首页>区县传真
 
一次“家访”、97通电话、三次流泪
发布日期:2020-03-02 16:08:00
 

   2月上旬,北辰区陆续出现三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涉及两栋楼一个村。2月11日24时起“两楼一村”同时开始全封闭隔离。14天后,2月26日零时“两楼一村”又是同时解封。解封后,记者对“两楼一村”进行回访,听亲历者讲述隔离十四天中的点点滴滴。

 

  一次“家访” 

  2月11日,市疾控中心正式公布:天津的第100例确诊病例出现在瑞景街熙景园社区内。其实在更早些时候,当防疫人员“全副武装”进入小区某栋楼内开始进行终末消杀时,很多小区居民心里就知道发生什么了。

  之后的2、3个小时里,无论是居委会还是街道办的电话都被打爆了,气氛一下子紧张到了极点。事情发生了,慌乱紧张于事无补,街道办主任李少恒是最先冷静下来的几个人之一。当务之急是如何尽快安抚居民情绪,这位80后的街道办主任马上着手做了两件事,一件是通过张贴及居民微信群通知的方式,发出《致小区居民的公开信》,将实事情况完整叙述清楚。另一件就是赶在“封楼”前进行了“家访”,“家访”的对象,是出现确诊病例的这个楼门。

  出现确诊病例的楼门有风险,谁来进楼做这次“家访”?最后是李少恒站了出来,他和街道党工委书记、社区党支部书记三个人戴了个口罩就进楼了。16层楼,64户居民,123人,他们一户一户敲门,一户一户做解释和安抚,为的就是不要让楼里的居民出现恐慌情绪,更不能出现居民因害怕而出走的情况。回忆起当天发生的事情,李少恒依然历历在目:“我估计当天晚些时候要‘封楼’,如果不提前做好安抚,而居民突然发现出不了楼门的时候,事态可能就会被激化。而且居民看不见我们这些街道领导,也会感到不安。这也是我们急着去做‘家访’的原因之一。”

  在给居民做工作时,有人比较平静,有人大发抱怨,有人情绪激动。人在高度紧张时,这些表现都可以理解,李少恒耐心地听着居民提出的抱怨、疑问和要求,然后又逐一做出解答,现场解答不了的,李少恒记录下来,承诺当天给答复。2个小时,李少恒记录了整整四页纸,而楼内居民的情绪也缓和了下来。

  当天24时,楼门正式封闭,李少恒彻夜未眠。安抚只是第一步,后面十四天的日子怎么过,这才是真正的考验。居民买菜怎么办?网购商品怎么办?身体不舒服怎么办?楼内有人患心脏病,有人患高血压,还有怀孕34周随时可能生产的孕妇,哪户都不能出问题。十四天,李少恒直接将办公室从街道搬到了小区里,小问题当时解决,大问题1小时给答复。对于所有可能出现突发的情况,他做了无数次推演。半个月时间,他瘦了整整一圈。

  2月26日零时,楼门正式解封,李少恒再次准时进楼挨家挨户敲门,除了送给每户一束鲜花外,还送上一句真挚的感谢:“您,辛苦了!”

2月25日晚上23:30 “解封”前半个小时,瑞景街工作人员早早的把慰问鲜花准备好
2月26日上午9:00 果园新村街的工作人员为当日解封的居民送上鲜花、口罩和感谢信

 

 97通电话 

  2月27日17时,记者跟随果园新村街双发温泉花园社区居委会党委副书记杨华文和网格员时金玉开始入户走访。“大娘,今天挺好的?缺什么吗?缺什么就给我们打电话。”杨华文走访的这个楼门,一天前刚刚解封。跟在杨华文与时金玉身后,记者发现楼内不少居民都跟她们很熟。

  “我们这些日子没少麻烦居委会,也得亏了他们,我们这些天才能顺顺利利的度过来”一位70多岁的大娘看见杨华文就像看见了亲闺女:“听见我们楼里有确诊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我们岁数大了,儿子也没在身边,遇到这事能不慌吗?在我最害怕的时候,正好她给我打电话,我跟她说了半个多小时,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可她特别耐心,就陪着我说话,开导我,我这心呀,才算落下来。”

  封楼十四天,除了要确保居民的正常生活用品保障以外,还有一项保障很重要,那就是心理疏导保障。“这栋楼内老人居多,很多老人不会用智能手机,不会用微信,我们日常交流就是打电话,我把电话专门留给了这些老人,每天除了主动联系外,有些老人也会专门给我打”杨华文说。封楼14天,杨华文和时金玉几乎每天都会都会接到楼内老人给她打来的电话,这些老人打来电话的开头,都是说自己家里缺些什么,问问居委会能不能帮着买一下,几句话就能说明白的事,但通常都要说上半个小时,家常里短啥都聊,杨文华和时金玉充当一位忠实的倾听者。

  “有一天凌晨四点,一位大娘给我打电话,说身体不舒服,但具体哪里不舒服又说不上来,说着说着,就开始跟我聊了起来,后来我也不睡了干脆就陪着她聊,一直聊到天亮”杨华文觉得,封楼14天,她能做的毕竟有限,能够帮居民舒缓一些心理方面的压力顺便掌握居民的心理变化,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支持。每通电话,杨华文都会记录下来,14天里,她一共接了97通电话,随着聊天次数的增加,居民和杨华文的感情越来越深,即使解封了,她和时金玉还是一天两次入楼走访,杨华文说不知不觉已经成为习惯了。“感觉熬过了这14天,我们变成了一家人”杨华文说。

2月27日下午17:00 “解封”次日 双发温泉花园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再次入户回访

  三次流泪

  “‘封村’这14天,我一共哭了3次”双口镇双河村干部胡庆凤说。记者见到她时,已经是2月27日19时了,双河村党群服务中心里的灯自村子全封闭隔离后一直没有熄灭过。“村民看见这里亮着灯,就会觉得安心些”胡庆凤说。

  村子里的生活,和街道社区不一样,村民之间人与人的关系更加紧密,推门就进,坐下就吃,在村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这里的人员流动也更频繁。对村子进行全封闭隔离,难度要更大。

  “封村”第六天,有村民实在憋不住了,开车到了村口,死活就想出去转一圈。当时胡庆凤正好在村口执勤。“我就拦着不许他走,他一开始就是央求,说是憋的受不了了,想开车出去转一圈再回来,看我不同意,就开始骂脏话,当然不是骂我,但骂着骂着,他就哭了,我也哭了。我知道大伙受委屈了,但如果放他出去,整个村子里的‘防疫’也就前功尽弃了”胡庆凤说,劝了20分钟,最终把这位村民劝了回去。

  胡庆凤说“封村”之后,有人不理解,但更多村民还是非常支持他们的工作,她第二次哭,也由此而来。“封村”第9天,村里一位87岁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颤颤巍巍走到党群服务中心,非要给村里捐1000块钱和10个口罩。“我们死活不要,但大爷非要给,好说歹说把钱退回去了,把口罩留了下来”胡庆凤回忆,当时大爷说的很简单,国家有难人人有责,我尽我微薄的一点力量,我活那么大岁数了,再为国家做点贡献吧。封村十四天,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

  “昨天解封,我哭了,为我自己也为了支持我们的所有村民,大伙真的太不容易了”说着说着,胡庆凤的眼圈又红了。辛苦了14天,胡庆凤却没有准备休息的打算:“这两天,准备要复农了,我和几位班子成员这不正研究这个事了吗。”送记者出门,一位路过的村民向胡庆凤大声道辛苦,胡庆凤告诉记者:“疫情总会过去,好日子在后面呢。”

 
责任编辑:洪 涛 稿源:今晚报
 
 
   
天津主要媒体:
区县文明网站:
天津滨海新区文明网
天津和平文明网
天津河西文明网
天津河东文明网
天津东丽文明网
天津北辰文明网
天津武清文明网
友情链接:
编辑部邮箱:
编辑部电话:022-83606875
津ICP备07002952号
微信订阅
北京东城文明网 天长文明网 潍坊文明网 大庆文明网 清镇文明网 山东文明网 许昌文明网 任丘文明网 淮北文明网 驻马店文明网